畫像

antonella casaccia

从2014年到2016年,在Prada集团的支持下,佛罗伦萨的Opificio delle Pietre Dure圆满完成了Giorgio Vasari作品Last Supper的修缮项目。1966年Arno河泛滥期间,这幅画经泥水淹没,严重受损,几乎不可能复原。

Antonella Casaccia是一位年轻的修缮人员,一开始就加入了该项目。

“第一次触摸Vasari的Last Supper时,我24岁,恐惧不安。

有一段时间,我热衷于做修缮工作:这得从几年前说起,那是高中时期,当时美术老师带我们参观Opificio delle Pietre Dure。当时,我只是一个小女孩,但这座博物馆令我印象深刻。毕业后,我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通过考试的人不多,我是其中之一。

Opificio为我提供了优秀的导师和不可多得的机会。当然,多少还有一些运气的原因。2006年,当我开始准备论文时,正值佛罗伦萨纪念Arno水灾40周年。Giorgio Vasari的杰作Last Supper保存在佛罗伦萨的考古遗产区,多年后才被找回,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尘土,这是水灾后唯一未被复原的重要作品。

这幅画被带到了Fortezza da Basso的实验室,分析画作保存状况的工作就交给了我和Ilaria。当时我还年轻,临近毕业,敬畏死亡,但饱含一腔热情。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随后便开始了检验和实验工作:我负责画作表面,Ilaria负责木制支架。一年的时间里,我们只处理了几厘米的长度,而这幅画全长近六米。但是,我们迈出了第一步,并且我们做到了。

我获得学位后,就去了国外工作。但是,我与Vasari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实际上,这只是开始。几个月后,由于项目下一阶段的任务即将开始,Opificio delle Pietre Dure把我安排回来,这次的工作人员有我和Ilaria以及一些其他的年轻修缮人员,包括:Debora、Lucia、Chiara和Elisabetta。

当你面对一件如此重要的艺术品时,内心的激动之情难以言喻。你会与画作形成非常密切的关系,你还会深入了解画家的绘画技巧。这项工作需要专注于细节:不仅困难重重,而且时常会质疑自己做的事情是否正确。但你意志坚定,觉得必须完成这项工作,让每个人都能欣赏这幅杰作。

修缮项目极其复杂。尽管我们有Marco Ciatti领导的优秀的专业团队支持,但我们有时还是会怀疑自己……

修缮过程中不断出现新的问题,最终我们甚至被迫中止工作。

2014年,修缮工作重新开始。那时,我们意识到我们快成功了。这样的机会一生中通常只有一次。但对我来说,这样的机会出现了两次!

在这么多年的工作中,有一个时刻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刚刚完成了大部分的修缮工作,突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以前没有想到过),大家说:“我们完成了,现在可以把这幅画抬起来!” 我们进行了几个月甚至几年的修缮工作,有时在黑暗中小小的聚光灯下,从几厘米的地方开始修缮……最后把破损的地方全部修复完毕,我们可以把这幅画立起来了:项目完成了,Vasari破碎的画作重新恢复成了一个整体,完美无缺!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当画作被送回Santa Croce(1966年它就被收藏在这里)时,我相信佛罗伦萨和整个世界都会沉浸在振奋人心的氛围中,久久不能平复。那时,就是我和这幅十多年以来一直占据我生活重心的画作分开的时候,也是结束这一段长久煎熬的情感关系的时候。我很幸运,能参与这样一个重要的项目,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做这么有意义的事情了。

我接下来的挑战是什么? 除了休息之外,我对修缮当代艺术品非常感兴趣。我拥有硕士学位,但我能胜任这项工作的主要原因是我了解古代艺术。无论我做什么工作,在Vasari画作修缮项目中学到的东西将使我受益终生。我想起了论文指导老师在介绍修缮项目时所说的话:“有一天,这些都将是你的。”

2016年10月21日于佛罗伦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