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工程

Prada集团遵循当地政府及艺术与文化遗产监督协会要求,展现了修缮古迹的坚定信念和强大能力,以科学方法对待重要历史建筑,修缮意大利及世界范围内的宫殿与遗迹。

米兰伊曼纽尔二世长廊

除了对米兰伊曼纽尔二世长廊外立面进行敏感修复外,2016年9月,我们还修复了Pasticceria Marchesi建筑的阁楼——一处设有拱形窗户的250平方米场地,可以欣赏到独具特色的Ottagono壁画和马赛克地板。此外长廊中Prada集团的观景台亦得到修复,观景台对外开放也标志着修复工程圆满完工。这是Prada基金会的全新展览场地,专门用于摄影和视觉语言展示。

修复完成后,这座建筑的五、六层楼共提供了800平米的展览场地。

Prada集团和FAI携手保护意大利文化和艺术遗产

1975年成立的FAI是一个全国性的非盈利基金会,旨在保护和发展自然、历史和艺术遗产。在过去几年中,FAI保护和修缮了许多重要的意大利艺术和自然遗迹,并向公众开放。

每当Prada在意大利的城市开设新店时,随之衍生的是新的合作契机。现在,FAI和集团合作开展修缮项目,旨在与当地社区进行对话。

重要的修缮项目包括佛罗伦萨Vasari的“最后的晚餐”、美术学院的雕像、博洛尼亚的Archiginnasio拱廊以及都灵皇家歌剧院的新剧场帷幕。

佛罗伦萨,2014-2016年,GIORGIO VASARI的“最后的晚餐”

Giorgio Vasari的非凡作品“最后的晚餐”绘制在一块木板上,历史可追溯到1546年,1966年被阿诺河洪水淹没,严重受损,此后一直被闲置于原地。

位于佛罗伦萨的Laboratorio dell'Opificio delle Pietre Dure于2004年开始着手细致的修复工作,作为板画计划的一部分,最初由文化和环境遗产部以普通规划项目提供赞助,由Protezione Civile的一支特别基金以及盖蒂基金会管理的一支基金组成。自2014年以来,在Prada集团和FAI不懈的支持下,需要专业技术和持久耐心的绘画修复工作已进入最后阶段。

2016年11月4日,在佛罗伦萨洪水五十周年之际,意大利共和国总统在文化遗产部长、佛罗伦萨市长和Patrizio Bertelli的陪同下,庆祝“最后的晚餐”回到佛罗伦萨圣十字大教堂的餐室中,回到画作原来所在的位置。

这场庆典为大众展示了这一成就为何非同凡响。这是一段研究、修复和技术进步让艺术瑰宝重现人间的不凡篇章。这不仅是保护艺术遗产的重要举措,也是设计和采用新型文物保护手段的契机。

2014年都灵 - 都灵皇家歌剧院的新帷幕

2014年,通过集团和Fondo Ambientale Italiano的捐赠,都灵皇家歌剧院新配备了一张48米长、10米高的帷幕,总重1450公斤,开口宽度总长16米。

帷幕采用尖端技术设计,可在水平方向和垂直方向开关,打开仅需5秒,关闭也仅耗时3秒。帷幕可以以意式或德式风格升起,甚至可以采用法式风格动作,这种风格是前两者的结合,因而更显复杂。天鹅绒材质的帷幕选色标志性樱桃红,这也是建筑师Carlo Mollino所青睐的配色。1936年,一场大火烧毁了这座十七世纪的建筑,Carlo Mollino设计了重建的新剧院,并于1973年重新开放。

2013年巴里和萨兰托 - 方济会圣徒与古井

在普利亚,Prada集团帮助FAI修复了一幅十五世纪Antonio Vivarini的多联画屏,画屏存于巴里的省美术馆,另外还修复了莱切郊外Cerrate的Santa Maria教堂古井。这幅多联画屏尚余五幅画板(上半部分的三幅画板存于安德里亚教区博物馆),其历史可追溯至1467年,因其精美的艺术品质、精巧的调色和纤长的人物轮廓而备受瞩目。在画中,我们可以分辨出三个方济会圣徒的形象,他们与这幅画屏所在的安德里亚Santa Maria教堂的修道院一样,从属于同一个教派。画板的背面有一些炭笔素描,若非画作者本人所留的话,则应出自Vivarini画室手笔。画作颜料氧化后,原始色彩的浓度和亮度都大幅度削弱,因此翻新时要对画板进行全面消毒,去除氧化部分,修复原始色彩。

Cerrate修道院的Santa Maria教堂建筑群可能是十二世纪的诺曼人所建,现属莱切省政府管辖。教堂一侧院落正中的古井,面对着十二世纪所建的修道院,开凿于1585年,由Ospedale degli Incurabili收容所建造。十六世纪时,收容所占用了这处建筑。日期刻在边缘上。多年来,这口古井遭到严重的侵蚀破坏,导致雕刻和装饰图案受损,结构出现裂缝。修复工作修复了古井长期遭受风吹日晒所受的破坏。

2012年帕多瓦 - 古代艺术的新光亮

Sacello di San Prosdocimo教堂建于公元五世纪,为帕多瓦第一任主教的座堂,是该市最古老的基督教教堂,现在是Basilica di Santa Giustina教堂的一个小礼拜堂。

随着“Let’s shed new light on San Prosdocimo”项目的开展,这里将安装对壁画和马赛克瓷砖无害的照明系统。除了有助于妥善保存绘画外,新的照明灯光能让参观者更真切地体会震撼的建筑设计。该项目见证了建筑与景观遗产监督协会以及历史、艺术和民族人类学遗产监督协会的合作。

2010年博洛尼亚 - 学院焕发新生

值Prada在Galleria Cavour广场开设新店之际,Prada与FAI和博洛尼亚历史、艺术和民族人类学遗产监督协会合作,为Accademia di Belle Arti美术学院的四座雕像和阿尔基金纳西奥宫三座拱门的修复工作提供支持。四座石膏雕像历史可追溯到十八世纪,是1710年Luigi Ferdinando Marsili伯爵在博洛尼亚创建Accademia di Belle Arti美术学院时的原创作品的一部分。原始雕像为一组希腊和罗马雕像,目前陈列于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和那不勒斯考古博物馆,展现了法尔内塞的赫拉克勒斯、法尔内塞的芙罗拉、腾跃的萨梯和一群战士的形象。

此外,Prada集团还协助在阿尔基金纳西奥宫修复了三座十六世纪拱门,此处原是博洛尼亚大学旧址,如今收藏了这所历史悠久的大学图书馆逾百万册藏书。拱门修建于1625年至1628年之间,包括Bartolomeo Bonaccorsi的纪念碑(1625年)、学生徽章(1627-1628年)以及法学家Francesco Barbadori专属的纪念碑(1628年)。

CA’ CORNER DELLA REGINA - Prada基金会位于威尼斯的场地

Ca'Corner della Regina是当时非巴洛克式宫殿的第一个典范,由Domenico Rossi于1724年至1728年间为San Cassiano家族建造,宫殿建于废墟之上,此后的塞浦路斯女王Caterina Corner亦诞生于这座宫殿。

1995年,公共行政部门暂停了建筑物的修缮工作,2011年威尼斯市民博物馆(Musei Civici Veneziani)给予Prada基金会对整个建筑的权限,修缮再次启动。2012年12月,这座宫殿成为Prada基金会的威尼斯永久总部,其用途仅限于“博物馆空间”。

由Prada基金会支持的Ca'Corner della Regina保护和修复计划是根据Soprintendenza per I Beni Architettonici e Paesaggistici di Venezia e della Laguna(威尼斯及泻湖地标和景观保护局)规定制定。第一阶段工作的主要目标是保护并保存具有艺术和建筑价值的建筑表面,研究所有不合理的设备设施,对木制门窗和百叶窗进行维护,拆除非原有的隔断墙,将用作办公室和服务室的房间腾空。第一阶段工作完成后,地面层、一楼、二楼、夹层楼和主楼部分宫殿重新开放。

至于装饰件的保护工作,门廊内装饰壁画、粉刷层和石雕以及建筑主楼内的八个房间均已被保护起来。之后,着手加固并保护夹层楼的表面;2019年,修复工作使得中央大厅中原本被遮盖的壁画再度重见光明。在二楼,一项针对侧室墙壁、粉刷层和威尼斯Marmorino装饰层的修复项目展开。

要使建筑物古为今用,同时保留其历久弥新的外观和永不过时的优雅韵味,这是一项艰巨的挑战。Prada为此建造了世界首套直接蒸发冷凝设备,引泻湖水用于这套设备,并配备夏/冬湿度控制系统。这一方案使我们得以减少设施对保护建筑的破坏,消除屋顶安装设备的环境影响;采用低背景噪音系统,减少城市噪音污染;使用电力驱动设备,消减现场二氧化碳排放的同时减少远程排放。

PRADA荣宅 - 上海历史建筑

Prada荣宅是建于1918年的上海市中心历史民居,经过细致的修复,于2017年10月12日对外开放。修复工作由Prada集团提供资金。该建筑内部空间设计灵活,用于举办Prada集团在中国的各类文化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