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2018年10月

Prada基金会举办了名为“SANGUINE. LUC TUYMANS ON BAROQUE”的展览

Prada基金会在米兰当地举办了名为“Sanguine – Luc Tuymans on Baroque”(血红 – Luc Tuymans眼中的巴洛克)的展览,此次展览由Luc Tuymans策划。
与M KHA(安特卫普当代艺术博物馆)、KMSKA(皇家安特卫普美术馆)和安特卫普市相关机构共同筹划,这是继2018年6月至9月在比利时展出后,初次以更具张力的全新面孔亮相。通过展示62位国际艺术家的80多件作品(其中25件仅通过Prada基金会展出),Luc Tuymans为来客打造了一场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盛宴。

将当代艺术家和绘画大师的创作以创新和意外的方式糅合,“血红”是对巴洛克风格的个性化诠释。Tuymans避开了严谨的时间顺序和枯燥的史学研究手段,摒弃传统的巴洛克观念,而将艺术家及其社会角色作为展览的焦点,引发观众对17世纪艺术和当代艺术研究的重新审视。

紧跟Walter Benjamin之分析,依照巴洛克人标记的现代开端,Tuymans探索了对真实性的追求、艺术背后的政治意义、艺术激起的情感波动、作者个性的表达以及艺术场景的国际维度,随后选择将巴洛克视为当代艺术的主要参照点。“血红”通过将巴洛克式风格在今天呈现,拓宽了巴洛克概念的传统界限;另一方面,从18世纪后期艺术评论家对这个词赋予的负面意义,到后现代主义的重新审视以及巴洛克的重建和近年来在艺术上的具象化,展示了过去两个世纪的艺术家是如何努力重新就其进行重新诠释。

展览标题 — 一个代表血液色彩而又兼具暴力和活力的词,同时也是一种绘画技巧,从多个层面丰富了展品:暴力和暴力模拟、残酷和戏剧化、现实主义和夸张手法、厌恶和怀疑、恐怖和狂喜共存。

从油画到雕塑、从摄影到素描、从装置艺术到视频,通过种种不同的方式,呈现出作品所表达的与社会脱节的和超现实的形体和物质性。其中一部分具有强烈的视觉和情感影响力,例如Jake和Dinos Chapman的Fucking Hell(2008年),60,000名在超大玻璃橱窗内操练或遭受暴力的玩具士兵上演恐怖和怪诞;又如Nosferatu(又名The Undead,不死僵尸)(2018年),Javier Téllez的视频装置艺术作品,探索了电影记忆和精神病患者的沟壑。

画廊
“Sanguine. Luc Tuymans on Baroque”(血红 – Luc Tuymans眼中的巴洛克),Delfino Sisto Legnani和Marco Cappelletti摄影
“Sanguine. Luc Tuymans on Baroque”(血红 – Luc Tuymans眼中的巴洛克),Delfino Sisto Legnani和Marco Cappelletti摄影
“Sanguine. Luc Tuymans on Baroque”(血红 – Luc Tuymans眼中的巴洛克),Delfino Sisto Legnani和Marco Cappelletti摄影
“Sanguine. Luc Tuymans on Baroque”(血红 – Luc Tuymans眼中的巴洛克),Delfino Sisto Legnani和Marco Cappelletti摄影
“Sanguine. Luc Tuymans on Baroque”(血红 – Luc Tuymans眼中的巴洛克),Delfino Sisto Legnani和Marco Cappelletti摄影
“Sanguine. Luc Tuymans on Baroque”(血红 – Luc Tuymans眼中的巴洛克),Delfino Sisto Legnani和Marco Cappelletti摄影
“Sanguine. Luc Tuymans on Baroque”(血红 – Luc Tuymans眼中的巴洛克),Delfino Sisto Legnani和Marco Cappelletti摄影
“Sanguine. Luc Tuymans on Baroque”(血红 – Luc Tuymans眼中的巴洛克),Delfino Sisto Legnani和Marco Cappelletti摄影